党委统战部

 本站首页 | 部门简介 | 统战动态 | 民主党派 | 统战知识 | 制度建设 | 文件下载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史海钩沉>>正文
 
国民革命武汉时期的辉煌与邓演达的功业
2015-06-02 07:32   审核人:

——纪念邓演达诞辰110周年

  邓演达先生是中国民主革命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军事教育家,毕生为祖国的繁荣昌盛、民族的独立、民主、自由与和平而奋斗。他虽然如太空的彗星般过早地陨落了,他的思想、他的功业却在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是孙中山事业的忠实追随者和继承者,伟大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斗士、一个丹青永驻、青史永存的历史巨人。

  20世纪初的中国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时代。幸有孙中山领导的国共合作的反帝反封建革命,才给了中国人民无限的遐想和希望。秉承孙中山先生遗志组成的国民革命军在国共两党的努力和全国工农的奋起下于19269月攻下汉阳、汉口,10月光复武昌,把革命的洪流从珠江流域席卷到长江流域,一度开创了中华民族独立和解放的新局面。随后的几个月里,掀起了一个以武汉为中心的全国反帝反封建高潮。有人认为,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黄金时代,而邓演达则是这个黄金时代的标志和象征。这当然不免有溢美或不确切之处,但国民革命时期的辉煌,确实与邓演达相联系或与他有关。邓演达毕生功业最闪光的部分也在这一时期,并与之共荣辱、共始终。

  首先,他为国民革命胜利行进,打败军阀吴佩孚,攻克武汉三镇作出了重要贡献。19267月,国民革命军在广州誓师北伐,他担任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部里网络了郭沫若、章伯钧、孙炳文、周恩寿等一批著名的国民党左派和中共人士。北伐行进过程中,他们与沿途的共产党人合作,宣传与组织群众,发动广大工人农民支持并参加北伐军,致使北伐军摧枯拉朽般击败军阀吴佩孚,很快兵临华中重镇武汉。北伐军先是占领汉阳、汉口,同时围攻武昌。邓演达往往一天汉口、武昌两头跑:一时接见汉口各界代表,阐述北伐军的宗旨和政策,使群众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会见各国驻汉领事,宣传北伐军的对外政策,希望各国侨民各安各业;还在汉接见武昌敌军中商谈起义或投诚的代表,设法解决城内居民的断炊困难。一时又到武昌,协助制订攻城方略,一方面用他学过的工兵知识开挖地道,一方面与叶挺等指挥架云梯攻城。他在武昌城外长春观指挥时,敌弹从他的左肋下穿过,战马中弹倒毙,他却认为人生总有一死,如何死去,也是碰机会,不过我愿意战死沙场,不愿意象岳飞那样死。待他们指挥攻下武昌城时,他始有余暇入浴。竟发觉肋肉腐烂,其任事之艰苦卓绝,盖可想而知。

  其次,他曾主政湖北武汉,继打垮军阀吴佩孚后,又为打败军阀孙传芳作出了重要贡献。武汉光复后,他任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兼湖北政务委员会主任和总司令部武汉行营主任。他把政治部分为前方和后方两个部分,后方政治部由共产党员孙炳文负责,前方政治部由他负责。除蒋介嫡系第一军外,北伐军主力的七个军都有政治部,二、三、四、五、六、七军的政治部主任继续由共产党人李富春、朱克靖、廖乾吾、李朗如、林伯渠、黄日葵担任,第八军政治部主任则是他与中共方面商议后从中共湖北区委书记上调任的彭泽湘,又派季方、江董琴分任政治部驻江西、福建代表。蒋介石嫡系第一军因战绩不佳而请邓演达委派政工人员时,邓演达派出的人中有12个是共产党员。 毛泽东曾对北伐时期政治工作制度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这种制度是在中国历史上没有的,靠了这种制度使军队一新其面目。邓演达的政治部是国民革命时期国共合作的典范。作为武汉行营主任,他负责节制在湖北武汉的军队。当蒋介石兵败南昌,几至被俘时,武汉有些人以隔岸观火的态度,等待看蒋介石笑话。邓则以大局为重,命张发奎率四个团协助李宗仁的第七军援蒋,并调黄埔工兵科和第八军山炮营同援江西,还派中山2号、5号飞机赴江西参战,并向江西运去大批军械、弹药。这些行动,有力地支持了江西战局,给军阀孙传芳以沉重打击。同时,为争取和改造长江上游的四川军阀,他命朱德带几十名政治工作人员到川军杨森部建立政治委员制度,以朱德为杨森第廿军的党代表兼任政治部主任。又派刘伯承到四川去运动杨森、邓锡侯的军队。他还派人对西北的冯玉祥部和闽浙一带的部队做了大量工作。这都对稳定和发展革命形势起到了作用。作为湖北政务委员会主任,在兵马戎偬,百废待举的时期,他着手抓了恢复与发展经济以及澄清吏治、建立廉洁政府等工作。一位苏联顾问写道武汉的政府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政府,现在还没有明朗化,…….谁在统治武汉呢?邓演达将军。他是国民党左派、南军总政治部主任、优秀的指挥官。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正式任命的这里的高级权力机关,是湖北政务委员会。在湖北、武汉光复后几个月里,邓演达一人三主任,挑起军政财三方面重担,是中央和政府权力的中心支柱,影响及于全国。一个日本海军翻译回忆:那时候,真是国民革民的黄金时代,尤其是总政治部的伟大活动,真是令人惊叹。当时的总政治部主任,即是邓演达氏,…….谁都深知只有邓演达是武汉政府内部的柱石,他的实际势力也远远超于汪精卫之上。

  再次,他坚决反帝,为收回汉口、九江英租界作出了重要贡献。秉承孙中山遗训,北伐军是高喊着打倒列强,除军阀的口号行进的。邓氏主政期间,坚决反对任何外国干涉中国内政,力主废除一切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对于过去不让中国人随意行动、更将中国军队完全挡在界内的外国租界,邓演达进行了公开的挑战。国民革命军进入汉口的第二天,他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坐上他的轿车,从江汉关穿过悬挂着严禁中国武装军人入内的牌子,冷不防地闯入了租界禁地。当英国巡捕正在惊慌失措时,他的座车已如流星般飞奔疾驰,又穿过了法、日等租界区,绕了一个大圈子,才胜利地回到总政。……他如此蔑视帝国主义者,敢作敢为,压倒一切的革命精神,自然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这以后,中国的老百姓甚至军人都可以随意进入租界区,若无其事地在印度巡捕老爷身边走来走去了。”1927年1月3,他任科主任的黄埔军校政治科学生在汉口英租界江边的江汉关宣传时,大批英国水兵冲出 ,用刺刀驱赶群众,使数十人受伤,其中3人重伤、1人生命垂危。正在南昌参加军事善后会议的邓演达4日闻讯,即在会上慷慨陈词,主张以全国人民为后盾,国民政府应采取坚决态度进行交涉,藉此一举收回在汉口的英租界,作为国民革命反对帝国主义的胜利第一战。同时电武汉党政联席会议,建议乘势收回英租界。在各界群众高涨的反帝情绪和邓演达等人的强烈要求下,联席会议于5日组织汉口英租界临时管理委员会,收回了被英帝国主义盘踞了66年的中国的这块国土。接着,九江英租界16日也发生了英国兵打伤中国工人,并向江岸发炮轰击的事件,愤怒的群众当时冲进了英租界。邓演达即于7日从南昌赶赴九江,一面严函贺师长负责维持,并加派第六军一营人入界,一面于8日晨亲赴英租界视察,决定组织治安临时委员会,推第六军政治部主任林伯渠任主席。在英国人妄图鼓吹各国干涉并向武汉调兵遣将时,邓演达严正表示:英国人欲用武力恢复,我等亦当以武力应付,盖中国人对于外国枪弹之恐怖,已成过去。”21920日,英国人与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陈友仁签订协议,终于同意了中国收回汉口、九江英租界的既成事实。两个租界的收回,是中国人民反帝斗争史上的创举,是国民政府迁汉后取得的一项重大成就,在中国的外交史上开一新纪元。邓演达坚定的态度,明智而果断的举措功不可没。

  第四,关心农民和农民的土地问题,推动农民运动的发展。中国是以农立国的国家,农业人口占全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千百年来,农民问题、特别是农民的土地问题,始终成为时代的中心议题,决定着王朝的兴衰更替和国家、民族的发展与未来。邓演达敏锐的看到:我们革命真要成功,非要得到广大的民众拥护不可,尤其是中国最大多数的农民。因此中国的革命,可以说就是农民革命。”“最大的任务就是要解决土地问题。北伐行进前,邓演达就明确强调,我们此去是要唤起广大的农工平民大众自己起来解除自身的痛苦。他以政治部主任名义在湖南衡阳召开会议,要求政工人员认真调查农民生活及农村的土地占有情况,并将发动农民组织农会、支援北伐战争作为工作考绩之一项标准。北伐军光复武汉三镇后,又把政治部的工作重点转向农民问题方面,设立农民问题讨论会,聘请毛泽东、恽代英、李达、郭冠杰等为委员。他的态度影响了各军,第二军颁发的《农民问题宣传大纲》就明确指出:现在的湘鄂农民问题包含了三个大问题,一是土地问题,一是打倒土豪劣绅和封建地主问题,一是乡村政权问题。这些思想和实践,都有力地推动了农民运动的发展。由于与毛泽东对农民问题有共同的认识,他们联合起草了向国民党中央二届三中全会提交的《农民问题案》,并在中央审查后,代表中央联合起草了《对农民宣言》和《农民问题决议案》。又联合向中央建议创办国民党中央运动讲习所,以邓演达、毛泽东、陈克文三人为常委。联合发起召开了全国农协临时执委会,邓演达为宣传部长,毛泽东为组织部长,彭湃为秘书长。针对一些批评农民运动的人,邓演达强调:许多中国农民已经起来了,无论何人,无论用如何强大的力量,都不能扑灭农民革命,……我们的口号就是接受推进农民运动的批评,拒绝反对农民运动的批评。在他担任国民党中央农民部长后,他认为要农民群众拥护我们革命,并非口头与文字上空谈及白纸黑字决议案所能奏效,我们必要切实的解放农民,农民问题 焦点就是土地问题。所以他建议国民党中央确定他和毛泽东以及国民政府的农政部长谭平山等组织土地委员会,来进行研究讨论。从192748日至56日,土地委员会先后召开了十几次会议,先后出席的代表60余人,包括国民党中央和中国共产党几乎所有领导人(共产党领导人为陈独秀、瞿秋白、张国焘),所辖军队的领导人,以及两湖、广东、江浙、直隶、奉天等15个省区的代表,对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的必要性、方法以及前提条件进行了热烈而认真的讨论。59日,邓演达向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递交了他与毛泽东等人联合署名的报告,并附上七个决议案。他的报告受到与会委员吴玉章、林伯渠等共产党人的赞同,却遭到汪精卫、谭延闿等人的强烈反对,最后以8票对3票被搁置,只通过了七个议案中的《佃农保护法》和《处分遗产条例》。虽然如此,这次会议仍是秦汉以来第一个深入系统、严肃认真的研究和讨论农民土地问题的会议,开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这也是国共两党政界、军界、农界领导人坐在一起研究并企图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的第一次,是国共合作的重大成果,也是邓演达超群出众,在中国历史上最闪光的一个重要方面。

  第五,一手创办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为国家培养了大批军事政治人才。早在广州时期,邓演达便是孙中山任命的黄埔军校七个筹委之一,军校开办后后被任命为训练部代理部长兼学生总队长,去德国学习一年后,又担任军校教育长,为中国培养了第一批近代的军事、政治人才。北伐军进入武汉后,为了适应飞跃发展的革命形势,他于19261016日成立政治训练班筹备处,选派黄埔军校教官、时为共产党人的包惠僧任筹备处主任,拟以武昌大学为校址,招生500人。不久,国民党中央决定在武昌办黄埔军校政治科,令黄埔军校政治科第五期500多名学员移汉学习,另向全国招收新生。邓演达被任命为政治科主任,除重新选择校址外,又组织以他为首的招考委员会,委员有郭沫若、詹大悲、董必武、包惠僧等,派人去两湖、江西、四川、上海、奉天招考,又请河南、安徽、山东、直隶、山西、陕西、甘肃、热河等省党部及韩国青年会介绍学生来投考。各地有志青年奔走相告,踊跃报名,共产党和共青团的地方组织遴选了大批党团员和进步青年负笈来汉。经过严格考试,最后录取了986名男生,还破天荒地录取了195名女生。未被录取的青年大多数被分配到武昌南湖的总司令部学兵团。129日,邓演达召开了教学会议,确定学习课目,主要有李汉俊的《三民主义总纲》、李达的《社会科学概论》、周恩来的《中国最近社会运动》、邓演达的《国民革命军之军事政治组织》、李立三的《国际职工运动》,毛泽东的《中国农民问题》等。

  1927年1月初,黄埔军校五期炮兵科800余名、工兵科400余名学员亦来汉学习,武汉的军校已不仅是单纯的政治科,而是拥有政治、炮兵、工兵等多学科的综合性军校。119日,国民党中央决定将它更名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亦称黄埔军校武汉分校),邓演达为代理校长,恽代英为政治总教官。19273月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以后,武汉军校又改名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本部,以谭延闿、邓演达、恽代英为常委,主持军校工作。接着,邓演达、恽代英把经过甄别的1300名学兵编入军校,将学兵团驻地改为军校二部,又呈请国民党中央任命施存统为政治部主任。宁汉分裂后,广州黄埔军校的师生陆续逃来武汉军校,各地革命流亡者以及工人、农民也有进入军校的。军校最多时规模达到6000余人,规模之宏大不亚于黄埔本校。在军校的开学典礼上,邓演达明确告诉大家:我们革命的目的,是在解除人民的痛苦特别以民为本’,使全国80%以上的农民工人真正得到解放。他与恽代英除亲自授课外,还经常在每周一上午的总理纪念日活动上发表演说,对学员进行反帝反封建的政治思想教育。学生回忆,邓演达的报告,总是声贯全场,深深吸引着每个听众。”“他勇往直前,朝气蓬勃,使得一班青年在工作上处处以他的精神为典范,甚至在行为举动上都学他那种腰背挺直、挺起胸膛,头顶千钧的英武姿态。”“那旺盛的精力和雄辩的才能,都无处不感到由衷的钦佩,许多人把听他的报告当作一种愉快的享受。在国内外反动派开始包围武汉,武汉形势趋于紧张时,邓演达建议中央调拨枪支到军校,并建议中央将军校编为中央独立师,任命共产党人恽代英、施存统为独立师党代表和政治部主任。因此,当杨森、夏斗寅举兵作乱时,独立师能配合叶挺卫戍武昌的部队,南下蒲圻、西征仙桃,一举粉粹了叛乱。.一五汪精卫分共后,邓演达、恽代英影响下的军校师生大都走上了新的革命征途:几百人在恽代英领导下参加了南昌起义;以军校师生为主改编的军官教导团成了广州起义的主力;有军校学生参加的国民政府警卫团成了湖南秋收起义主力。军校师生中出了陈毅、徐向前两个共和国元帅,罗瑞卿、许光达两个大将,程子华、陈奇涵、陈伯钧等一批高级将领,以及在白山黑水高举抗日大旗的巾帼英雄赵一曼(军校名李淑宁)、现代文学巨匠沈雁冰(茅盾)、著名诗人臧克家。加入到南京国民政府的一些师生也在抗日战争中为国家和民族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当革命洪流发展到武汉,需要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就近指挥时,他曾与张先奎从武汉亲自到广州,劝说中央和政府迁汉。在中央和政府迁汉期间,先行到汉的中央和政府委员宋庆龄、孙科、宋子文、陈友仁、徐谦组成党政联席会议代行中央和政府职权。他也是联席会议成员之一,参与了收回两个租界以及进击东南军阀孙传芳等重大决策。当蒋介石挟天子以令诸侯,在南昌另立中央,挑起南昌和武昌之争时,他毅然站在联席会议一边,先是进行劝说和调解,后来又开展了提高党权、反对军事独裁的斗争。19273月的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上,他被选为中央政治委员、军委委员和中央农民部长。他和国民革命军主力四军、十一军有很深的渊源,主持着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与国民政府警卫团、湖北省政府警备团有很好的关系,又很得人心、能联系群众,在社会上的影响甚好,本来是武汉国民政府的重心和支柱。但共产国际和中共党内一些人都把赌注押到了汪精卫身上,想在汪精卫的领导下继续革命。在邓演达北伐河南、驱赶南下的奉系军阀期间,从国外归来摘桃子的汪精卫逐渐掌握了武汉的党政大权,并把革命引入歧途。当汪精卫右倾意图愈来愈明显甚至开始镇压工农、密谋分共时,鲍罗廷曾想联络宋庆龄、邓演达、陈友仁另立新的组织以挽救革命,但为时已晚,无力回天。周恩来几十年后也回忆说:在武汉时,若以邓演达为中心,不以汪精卫为中心,会好些,而当时我们不重视他。虽然如此,邓演达在离开武汉前还是托人带消息给共产党,要中共警惕汉口马日事变的到来,即是要警惕何键等新军阀在武汉向中共和工农开刀。

  .一五汪精卫分共以后,中共中央在《中央对于武汉反动时局之通告》中,明确肯定宋庆龄与邓演达为革命群众领袖,号召一切革命分子团结起来拥护孙夫人及邓演达之宣言。在中共领导八一南昌起义时,邓演达已不在国内,仍被选进起义后成立的革命委员会主席团和参谋团里,视邓演达为亲密的战友和同志。

  沧海桑田,岁月如梭。在改革开放进行了二十多年的今天,中国已发生了历史性的巨变。我们纪念邓演达,就是要在他缜密深邃的思想里汲取精华,从他忠勇奋发、艰苦卓绝的实践中汲取力量。尤其要学习他毕生以民为本、真正为广大工农平民造福,不惜以身殉志的坚强意志,发扬爱国主义传统,振奋民族精神,紧跟时代步伐,早日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振兴!(作者:袁继成)

]]>

上一条:1948年5月1日:《响应伟大的号召》
下一条:矢志不渝兴中华
关闭窗口
 
· 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统...
· 抗日战争时期的统一战线(193...
·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统...
· 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和第一次国...
· 九三学社西南地区早期组织的建立
· 中国民主同盟与各民主党派电...
· 林汉达:让几代人受益的教育家
· 张小曼:为了我的父亲母亲—...
· 新中国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的组建
· 宋庆龄、许德珩在新政协
· 中华人民共和国名称诞生始末
-更多-

中共陕西理工大学党委统战部 版权所有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朝阳路 邮编:723000

电话:0916-2641501  传真:0916-2212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