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委统战部

 本站首页 | 部门简介 | 统战动态 | 民主党派 | 统战知识 | 制度建设 | 文件下载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史海钩沉>>正文
 
愿将一片丹心火 化作人间老马牛——记杰出的爱国民主人士朱蕴山
2015-06-02 07:32   审核人:

  朱蕴山(1887-1981),杰出的爱国民主人士,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革命的坚强战士和政治活动家,参与筹建农工党,是民革的主要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

  刑场陪斩 反清讨袁

  朱蕴山,字锡蕃,又名汶山,生于光绪十三年(1887)九月十八日。安徽省六安县人。其父朱瑞生,早年参加太平军,后因天京内部分裂,回皖追随英王陈玉成。太平天国失败,清廷残酷镇压。朱瑞生每谈及太平军逸事,太息痛恨,泪泣沾襟。这些在朱蕴山幼小的心灵中留下极深的印象。

  朱蕴山才华出众,在六安州预考中,考中第一名案首秀才,本可涉足仕途,但他看到列强入侵,清廷腐败,国运日衰,19岁离家求学,考取徐锡麟主办的安徽巡警学堂。朱蕴山接受新思想,主张革新,由徐锡麟介绍加入光复会,进行反清活动。1907年参与徐锡麟刺杀安徽巡抚恩铭行动,事发后与徐锡麟一道被捕,并绑赴刑场陪斩,亲眼目睹徐锡麟老师慷慨赴死、从容就义的情景。其英勇不屈、气壮山河的革命气概使朱蕴山极为感奋。陪斩的朱蕴山临危不惧,也成为当时广为传诵的英雄人物,时年20岁。几十年后,友人曾在笑谈间问他陪斩时的感受。朱蕴山说:一个年青人,只要有了远大的理想和抱负,精神有所寄托,就能够奋斗终身,临危不惧,视死如归。我与锡麟那时都上了五花大绑,脑后插上标子了!我便闭目默念文汶山的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来激励自己,此时,浑忘一切,只有置生死于度外的坚强决心。他对民族英雄文天祥十分敬仰,其名字即出自文天祥的号——汶山,将字改为谐音的字而来。

  朱蕴山1908年加入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参加辛亥革命,为推翻清廷、建立民国,继续奋斗。

  辛亥革命的果实被袁世凯窃取后,朱蕴山投入讨袁运动和反对北洋军阀的斗争。1916年,他参与密谋在安庆发动反袁武装起义,成立安徽讨袁第一军,事泄。一至交得此消息,将两张通行证连夜送给朱蕴山,叫他即刻出城。而朱蕴山却将通行证转交给另两位同伴,让他们迅速离去,自己再次被捕入狱。未过一月,袁世凯忧愤成疾在全国一片声讨声中死去,朱蕴山获释。他先后到上海、天津等地活动,控诉军阀罪行,呼吁同乡团结起来,救乡救皖,参加反对军阀的斗争。

  兴办教育 唤醒国民

  在斗争中,朱蕴山认识到,要振兴中华,必须提倡科学与民主,提高国民觉悟,遂决心兴办教育,开展宣传,为唤醒国民而呐喊。1917年,朱蕴山到芜湖,与安徽教育界知名人士刘希平、高语罕等到处奔波,筹款办成芜湖工读学校,职业学校,并担任校常务董事。工读学校学、膳费具免,职业学校只收膳费不收学费,所以很多贫苦子弟得以入学。除大力做好普及教育,提高青年革命觉悟外,朱蕴山6月来到上海,写了一本《燃犀录》,揭露北洋军阀倪嗣冲祸害安徽的罪行。油印了100多份,分寄京、津、沪、汉同乡会。倪嗣冲得知后,托人以5000金和安排高位向朱蕴山贿买此书,被严词拒绝。

  8月,朱蕴山专程到北平,去北大找了陈独秀和胡适,与他们交换对时局的看法。从教育青年入手、发动皖籍军人反对军阀倪嗣冲的做法得到了陈独秀和胡适的支持,加强了安徽省教育界与外地的联系。

  11月,俄国十月革命震动了世界。安徽的新文化运动推动了安徽反帝、反军阀的政治运动的开展,已组织起全省教职员联合会和全省学生联合会。在刘希平、陈独秀的催促下,朱蕴山回皖,商量筹建第三甲种农业学校和六安女子学校。1919年春,筹备告竣。朱蕴山担任第三甲种农业学校的文牍兼修身课教员,其妻周佩隐被聘为六安女子学校校长。他们废除陈规陋习,成立学生会参与决定学校大事;教学上学白话文,侧重新思想的传授。朱蕴山讲授政治,并组织学生响应五四运动。朱蕴山以在京、沪读书的皖籍进步青年为桥梁,不断把革命书刊传到皖西。这两所学校培育了一批具有反帝、反封建爱国思想的进步青年,不少人后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新中国的建立而献身的师生有数十人之多。

  1921年春,朱蕴山与社会进步人士一起创办《平议报》并担任主笔,传播革命思想、针砭安徽时弊,为民伸张正义,推动安徽省反帝反封建的爱国主义运动。次年春,朱蕴山赴上海拜谒孙中山先生,他完全赞同孙先生的革命主张,赞成孙中山改组国民党。由于《平议报》支持省学联发动的学生爱国反军阀运动,支持反对贿选和驱逐省长运动,支持皖南农民暴动等,推动了民族民主革命运动的发展,为当局所不容,1922年终被查封,朱蕴山和他的学生35人遭通缉,朱蕴山再度被迫离开安徽。在俄国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影响下,朱蕴山逐渐走上了新民主主义的革命道路。

  拥护北伐 通电反蒋

  朱蕴山来到上海,会见了柏文蔚、陈独秀等,在他们同意下,去济南开展开展反对曹锟、吴佩孚的活动,实现孙中山北伐计划。1924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了曹吴政府,迎接孙中山北上。朱蕴山专程赶赴天津,晋见孙中山,并参加了孙中山、李大钊领导的国民会议促成会,加入中国国民党,任国民党安徽省党部常务委员。

  19253月,孙中山逝世。5月,朱蕴山会晤了邓演达、高语罕,一致认为必须扩大地方革命组织,拥护广州革命根据地,瓦解北洋军阀。朱蕴山欲与高语罕南下,临行前,会见李大钊。李大钊谈到西山会议派的反共阴谋,估计广州将会发生变化,催促朱蕴山二人速去上海与陈独秀商议对策。朱蕴山、高语罕抵沪时,适逢廖仲恺被刺。与陈独秀商议后,决定朱蕴山返回安徽发动地方国民党左派组织工作,建立以部分中共党员和青年团员为骨干的安徽各地左派国民党支部。9月中旬,回安徽途经南京,朱蕴山拜访了张署时(张署时是老同盟会会员,中共党员,与朱蕴山一道参加过八.一南昌起义),他们商议如何加强苏、皖两省国民党左派的相互联系。

  19261月,朱蕴山以特邀代表资格出席在广州召开的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抵粤后,由高语罕、薛卓汉介绍,经陈延年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国民党二大闭幕后,朱蕴山被委派为国民党安徽省党部筹备委员会召集人。

  北伐军攻克武昌后,朱蕴山与高语罕一起来到武昌。他们一面筹组国民党安徽省党部,一面协助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充实总政治部,扩大革命宣传。国民党安徽省党部在武昌成立后,高语罕任主任委员,朱蕴山任组织部长。

  北伐军打到安庆后,国民党安徽省党部随即迁往安庆。朱蕴山以国民党安徽省党部的名义策动军事反正,迎接国民革命军入皖,并推动地方武装统一组成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三军。六安亦成立了三十三军独立第二团,由朱蕴山之弟朱衡山任团长。

  在朱蕴山的支持下,皖西各县国民党县党部于1926年初至1927年春相继成立,一部分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在国民党县党部开展革命工作,他们团结国民党左派,打击右派势力,推动了安徽革命运动的蓬勃发展。

  19273月,蒋介石制造了安庆事变,公开捣毁国民党左派安徽省党部。朱蕴山公开通电反蒋,揭露蒋介石背叛孙中山遗教。四.一二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宁汉分裂。朱蕴山去武汉,与邓演达、高语罕共赴郑州,争取冯玉祥支持武汉政府,未果。蒋、汪合流。朱蕴山十分愤慨,赴南昌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被选为革命委员会委员,参加起义的领导工作。南昌起义后,朱蕴山奉命转回武汉,邀集安徽、江苏、浙江及其他各省左派人士齐集广州,拟另立革命政府。当朱蕴山到达上海时,贺龙、叶挺部队已遭失败。他会见了王若飞,得知陈独秀已被解除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谭平山亦被开除出党,革命处在十分艰难的阶段。

  1927年冬,朱蕴山响应宋庆龄、邓演达《莫斯科宣言》号召,在上海筹备反蒋机构。国共分裂后,朱蕴山对当时瞿秋白、李立三的惩办主义和盲动主义不满,特别是对张国焘在鄂豫皖苏区搞肃反扩大化,把他所喜爱的学生和战友许继慎、薛卓汉等人杀害不满,并对王明领导中国革命的机会主义路线感到失望,痛苦地离开了中国共产党的组织。

  筹建临委会 营救邓演达

  1930年,朱蕴山协助邓演达建立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以下简称临委会),当选为干事。临委会成立后,始终把斗争的主要矛头指向蒋介石集团的反动统治,积极开展了组织、宣传和军事工作。1931年上半年,临委会的组织活动和起兵准备已有相当规模,对蒋介石政权造成极大威胁。2月,蒋介石幽禁胡汉民,举国哗然,引起宁粤分裂。国民党中不少不愿与蒋介石合作的中委纷纷去广州,决定另组国民政府。反蒋各派势力跃跃欲试,冯玉祥、杨虎城等均派人秘密与邓演达联系,希望他率先发难。为此,临委会进行了专门讨论,制定了以江西为中心,武汉、陕西、四川、河南、山西、福建等省所有建立联系的军队一齐响应的武装起义计划,以推翻蒋介石的统治。

  8月上旬,起兵反蒋的一切准备逐步就绪。临委会最后商定:由邓演达率得力干部,亲赴江西指挥陈诚的十八军在临川、清江一带起义,首先攻取南昌。临行前三天,邓演达到朱蕴山的住所话别。朱蕴山患严重的胃溃疡,吐血不止,卧病在床。邓演达走近床边对朱蕴山说:我要穿草鞋去行动了,请你留守上海代我负责。朱蕴山说:外边风声很紧,你要警惕,倘有失处,瓦解全局。邓演达说:现在一不做,二不休,生死只有置之度外。最后,朱蕴山允诺负责留守,邓演达说完后,叮嘱朱蕴山好好养病,旋即离去。

  由于叛徒的出卖,邓演达不幸被捕。邓演达被捕后,临委会立即开始营救,举行了有邓演达胞兄邓演存参加的紧急会议,推举朱蕴山主持营救工作。不少人建议劫狱,在南京,有黄埔生自发组织武装营救队,不幸事败,被蒋介石通缉。10月,黄埔二期学生许沅圃(临委会成员)从南京潜往上海,向朱蕴山提出具体的营救计划。他说,邓演达被关押在三元巷军委会后面,他有一个排驻防三元巷,负责监护邓演达。他的亲信卫兵一个班,每星期日夜间值班,可以营救邓先生出狱。但要先筹好5万元,把这全班10个人的眷属转移到上海安排好后行动。朱蕴山、季方等研究同意,找到黄琪翔,筹足了5万元。为了实现营救计划,朱蕴山特由上海迁居南京,为避免引起特务注意,特地把岳母和5岁小儿也接到南京同住。派人在临河的水西门旅馆租好两套房,事先包好了船,作为邓演达出狱后的临时转移地。计划在三元巷后面的电影院夜间散场时动手,散场时人多,邓演达混杂在人群中,不易被发现。劫出后即在水西门旅馆换装,乘船由水路逃离南京,经上海出走香港。换装的衣服也准备好了。一切准备就绪,正要实施营救时,邓演达被移解到紫金山麓的荒屋内,营救计划落空。

  邓演达被害后,朱蕴山极为悲痛,填《念奴娇 悼念亡友邓演达》一首:

  海潮激烈,正大泽深山,蛟龙夜发。万里沧波来眼底,旧恨新愁重叠。浊浪排空,惊风挟雨,水天晦如墨。人生如寄,一杯黯然伤别!

  应念壮士归来,中流击楫,肝胆硬如铁。易水萧萧风渐冷,泪逐波臣呜咽。禾黍离宫,荆榛塞道,往事那堪说!何年把剑?誓扫神州腥血。

  邓演达殉难后,朱蕴山宣布与临委会脱离关系。

  1987年,97岁高龄的农工党中央名誉主席季方撰文纪念朱蕴山逝世6周年,谈及朱蕴山离开临委会的原因。原文摘录如下:

  当年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成立时,我们都是邓演达的忠实同志。邓演达的主张是:中国不需要第三党,要么是适合中国国情的共产党,要么是忠于孙中山新三民主义的国民党。蒋介石裹胁的那一批人不能代表国民党,他是中山先生的叛徒,应该清除。所以邓演达主张以国民党的左派同志为核心、骨干,继续高举孙中山的旗帜,去完成中山先生的未竟之业。朱蕴老是赞同邓先生的主张的。邓先生被捕后,他极力营救。邓先生被难后,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上层分裂,朱蕴老因反对搞第三条路线而离开,即与李济深、徐谦及十九路军的高层搞联合反蒋工作。后来在香港发起组织了民革。但他始终坚持的正是邓先生的主张啊!为了实现这个主张,他真诚地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们终于在新中国成立时重逢了,都深深认识到: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实现并且超越邓先生的遗愿,这是足可告慰先烈的!

  朱蕴老一贯关心以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为前身的农工民主党,即在文革中,民主党派靠边站,被造反派勒令停止办公的情况下,朱蕴老担心当年老人只剩他和我寥寥数人,有关历史将来会湮没不明,而于197121日至2日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给我,详述他所了解的民主革命阶段中的这个片断,至今捧读,感慨万端!

  多方奔走 推动联合抗日

  ·一八事变后,朱蕴山反对国民党当局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坚持民主抗日的主张,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33年福建事变时,为促成福建人民政府与正被蒋军围剿的瑞金红军联合抗日,朱蕴山不顾个人安危,积极奔走磋商。他多次往返香港福州间,与李济深、陈铭枢反复商谈,取得初步成果,但终未能达成协议。福建人民政府失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也被迫突围,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朱蕴山受到蒋介石特务的监视。他来到香港,与李济深、蔡廷锴等发起组织中华民族革命同盟,朱蕴山当选委员。后朱蕴山由上海来到天津,担任华北民族革命同盟主任,与冯玉祥、方振武、吉鸿昌联络,推动抗日工作,并往返两广、晋绥,进行秘密联络。1936年元旦,当朱蕴山听到红军胜利到达陕北,提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无限欣喜,赋诗庆贺:

  喜闻红军胜利到达陕北

  朝暾一出火熊熊, 三五欃枪没落中。

  天与老夫缘不浅, 东窗日日早来红。

  1936年,接受中国共产党委托,朱蕴山两次去太原,与阎锡山部秘密商谈,促进山西方面同共产党合作。朱蕴山胃病严重,翌年4月,他再次抱病偕同中共代表南汉宸、彭雪枫,带着毛泽东的亲笔函,秘密与阎锡山会晤,商谈配合抗日及组织革命团体等问题,为推动山西方面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5月初,朱蕴山回到北平就住进协和医院做胃穿孔切除手术。

  卢沟桥事变后,朱蕴山化装南下,辗转来到南京。南京一片混乱。朱蕴山当即去八路军办事处,会见了董必武、叶剑英,请示今后自己的行止和任务。董、叶指示,现在搞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团结各方面抗日救国最重要,赞成朱蕴山立即回安徽,发动群众,开展抗日工作。朱蕴山随后又去见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兼安徽省主席李宗仁,建议:国难当头,必须恢复孙中山先生制定的三大政策,广泛发动民众抗日,迅速发起组织民众动员委员会,集中人力、物力,全面抗战。李宗仁同意上述意见,并邀朱蕴山去皖。

  朱蕴山回到大别山,组织安徽省民众动员委员会(以下简称动委会),担任动委会总务部部长,后兼代主任。省动委会名义上是安徽省政府举办,但抗战初期却是一个国共合作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组织。各部负责人都是中共地下党员或同情党的进步人士。朱蕴山在筹备和成立省动委会的各项工作中,同共产党亲密合作。在安排骨干力量和各县动委会的指导员以及各工作团团长人选时,总是先由张劲夫等党内领导同志开列名单,然后朱蕴山等出面题名,报请省政府任用。动委会组织了40多个动员民众的工作团,向各县指派指导员,组织了工人、农民、青年、妇女、工商界各种抗敌协会,并举办训练班。朱蕴山身着中山装,精力充沛,侃侃善谈。他团结了成批的华北流亡学生及东南爱国青年,并将有志革命的青年秘密分批地送往新四军所在地,为新四军补充干部和给养。19386月朱蕴山赴武汉向周恩来、董必武、林伯渠等汇报大别山区动员群众抗日的情况。朱蕴山主持下的安徽省动委会对宣传抗战,推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动和组织群众,支援抗战等都产生了积极效果。

  1938年秋,安徽省主席易人,改组动委会并采取防共、排共方针,朱蕴山怀着青山不老人常在,岂奈蛇神牛鬼多的愤慨心情,毅然辞去职务,赴襄阳、重庆,分别会见李宗仁、李济深,力陈团结抗战主张,反对国民党顽固派破坏大别山良好抗战局面。

  1939年,朱蕴山又来到重庆,在周恩来、董必武的支持和指导下,积极推动抗日。他往返于重庆、成都、昆明、长沙之间,团结联络国民党中左派、民主派抗日运动,反对国民党当局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错误政策。他几次南下桂林、昆明等地,同李济深、龙云、刘文辉等人商议推动民主抗日运动。

  1944年,朱蕴山接受周恩来等人的建议,参加了中国民主同盟,任中央常委。

  筹建民革 反蒋反帝

  19458月,日本战败投降,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中国面临两种命运、两种前途的决战。中共中央提出废除国民党一党专政,成立联合政府,蒋介石却悍然发动内战。在国共两党的激烈斗争中,194510月,由谭平山、王昆仑、朱蕴山等发起,在重庆成立了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以下简称民联),要求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联合政府。朱蕴山当选中央常务干事,参与主持民联日常工作。朱蕴山认为,蒋介石依靠美帝发动内战违背民心,战争的前途是:美蒋必败,共产党必胜。民联高举孙中山新三民主义的旗帜,通过多种方式开展活动,对于号召和团结国民党爱国民主分子投入人民革命斗争,发挥了积极作用,大大推动了国民党爱国民主力量的斗争。

  1946年初,廖承志从粤北国民党监狱中获释,来到重庆。他在广东酒家邀请民主人士聚会,朱蕴山、朱学范等应邀到会。大家认为,国民党当局坚持反动立场,坐失民主和平建国良机。因此再也不能对其抱有幻想。

  19473月,中共驻南京、上海、重庆办事处代表相继撤回延安。董必武将离南京时,朱蕴山赶往梅园新村和他见面。他对朱蕴山说:你可转告任潮(李济深字)先生,不要专靠武力,要注意政治旗帜。请你多帮助任潮先生及其他民主派同志,秘密赴港,分头努力。

  7月,朱蕴山到香港继续从事民主革命活动。由于国内战争形势发生了转折性变化,国民党民主派同志深切感到必须进一步联合起来,同中共和其他民主党派合作,共同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朱蕴山与李济深、何香凝一起发起成立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李济深、何香凝联名写了一封信,由朱蕴山联络东南、西北地区的国民党民主人士。何香凝亲自执笔,信写在巴掌大小的白色杭纺上:国民党民主派,集中力量,正名领导,对内对外,紧要万分,盼先生等迅即来港,共同筹策一切,详情由蕴兄面报。李济深随之署名。11月,110多位国民党民主人士齐聚香港。1948年元旦,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正式成立,选举领导机构,同时发表宣言,明确提出推翻蒋介石卖国独裁政权,实现中国独立、民主与和平。朱蕴山任中央常委、组织部长。这封传播火种的密信,柳亚子看完后藏在一个镜框里,得以保存下来。镜框正面是孙中山遗像,密信放在像片和镜框背板中间。新中国成立后,它作为一件珍贵文物,收藏于中国革命博物馆。

  民革成立后,朱蕴山协助李济深、何香凝等团结党内有识之民主人士,积极开展有效的反蒋和反帝斗争,声援人民解放军抗击蒋军的战斗。

  拥护共产党 筹建新中国

  4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朱蕴山等代表民革中央,于625日发表声明,公开响应五一口号。1226日,朱蕴山同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等19位民主人士由香港起程北上,抵达东北解放区后,1949122日,他与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等55人发表对时局的意见的联合声明,表示拥护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的领导,决心把革命进行到底。

  1949年春,国共和谈期间,朱蕴山曾作为国民党民主派代表之一,自北平秘密到南京。46日,上海《新闻报》以头条登出独家新闻,披露45日从北平来了四位神秘客他们之来与和谈有关,还特别提到其中一位,留有仁丹胡子。敏感的时刻,敏感的话题,震动了新闻界。南京、上海的记者四处打听神秘客是何方神圣,仁丹胡子是哪路神仙,但终未获结果。这位当年轰动一时的仁丹胡子,正是朱蕴山。43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在北京饭店同朱蕴山等一行四人谈了话,在座的还有半年前由香港到东北解放区,不久前又抵达北平的李济深、沈钧儒等民主人士。周恩来委托朱老等到了南京,向南京政府说明全国革命形势,晓以大义,敦促南京接受正在谈判的《国内和平协定》,从而结束内战,重振中华。这次南京之行是秘密的,他们四人深居简出,分别会见了李宗仁、白崇禧、何应钦、于右任等极少数几个人,争取他们接受中共提出的11项主张,实现大江南北的和平统一。李宗仁、何应钦召开了一系列会议,李宗仁甚至飞往溪口面见蒋介石,但南京政府最终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国共和谈宣告破裂。于右任黯然神伤地告别南京,临行,给沈钧儒写了封信,提及蕴山、泽霖两兄来,晤谈甚快。大示对国家安危、人民疾苦殷切关怀,实深感佩!……”事后谈到这次南京秘密之行时,朱蕴山说:我是个好游山玩水的人,可那次我连向往已久的中山陵也没有去。南京解放后一个月,朱蕴山重回南京,得偿夙愿。

  921日,朱蕴山作为民革代表,出席了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参与了共同纲领的制定和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朱蕴山历任政务院人民监察委员会委员,民革第一、二、三、四届中央常委,第五届中央主席;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常委,第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朱蕴山近经历了不同的历史阶段,始终顺应历史前进的潮流,站在革命斗争的前列。他曾于1976年填《解珮令》,回忆当年奔走革命的艰苦历程。词曰:

  几度滇池,三年香岛。把平生,心血耗尽。生死斗争,全不顾花秋崖峭,那怕他,羊肠小道。 既访龙(龙云)刘(刘文辉),也趋张老(张澜)。论统战,周公(周恩来)主脑。奔走豪门,却不要分文半钞,只赢得兴亡看饱。

  朱蕴山始终把名利、地位、金钱视为身外之物。他为革命四出奔忙,身无长物,有时家庭经济很困难,曾叫子女向亲戚借钱或靠典当生活。他曾感慨作诗道:

  腰悬当票两三张, 辛苦年年孰敢当。

  留与儿孙作纪念, 家贫从不羡豪强。

  在漫长的革命生涯中,朱蕴山总是遵循着共产党指引的方向,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只要革命需要,总是勇往直前,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正如他自己所写的诗中所云:

  南北东西一野鸥, 虚名虚利不虚求。

  愿将一片丹心火, 化作人间老马牛。

]]>

上一条:矢志不渝兴中华
下一条:黄琪翔与福建事变
关闭窗口
 
· 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统...
· 抗日战争时期的统一战线(193...
·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统...
· 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和第一次国...
· 九三学社西南地区早期组织的建立
· 中国民主同盟与各民主党派电...
· 林汉达:让几代人受益的教育家
· 张小曼:为了我的父亲母亲—...
· 新中国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的组建
· 宋庆龄、许德珩在新政协
· 中华人民共和国名称诞生始末
-更多-

中共陕西理工大学党委统战部 版权所有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朝阳路 邮编:723000

电话:0916-2641501  传真:0916-2212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