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委统战部

 本站首页 | 部门简介 | 统战动态 | 民主党派 | 统战知识 | 制度建设 | 文件下载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史海钩沉>>正文
 
萧乾的愤怒萧三的呼应
2015-06-02 07:32   审核人:

1935年,刚刚从燕京大学毕业的萧乾,顺利进入了当时颇有影响的《大公报》,主持编辑《大公报·文艺》副刊。很快,他便进入角色,将这个副刊办得有声有色。使它成了当时联系作者十分广泛,读者颇为喜爱的有影响的文艺园地。

19361019,鲁迅先生逝世,萧乾立即与几位朋友在早上7点左右赶到大陆新村。大家在刚刚入殓的鲁迅遗体前默立许久。为了迅速将消息发布出去,萧乾与朋友拍摄了鲁迅遗物,又在向许广平了解了鲁迅弥留及病逝情况以及治丧委员会的组成情况后,立即赶回报社,编写出鲁迅事略等文字,以供报纸要闻版使用。

问题就出在第二天(20)的《大公报》要闻版上。关于鲁迅逝世的报道,从版面看,比重很大,占去大半的篇幅。内容在鲁迅昨在沪逝世大标题及副题患结核重症有年,遗体将葬万国公墓下面,分项报告了鲁迅病逝经过,弥留情况,医生谈话等等。这些内容,大都是萧乾了解和参与编写的。此外,版面上还用了四幅图片。有遗容照片,遗属照片——许广平、海婴、周建人;鲁迅头像以及力群所作木刻鲁迅图。

但是,就在这些报道及图像的左下角,刊出了一则篇幅不大、题为《悼鲁迅先生》的短评。短评开头,恭维了鲁迅几句,认为这是文艺界的一个重大损失。可之下笔锋一转,来了一番别样的高论:“他那尖酸刻薄的笔调,给中国文坛划了一个时代,同时也给青年不少的不良影响。”“可惜他的晚年,把许多的力量浪费了,而没有用在中国文艺的建设上。这还不算,短评作者还似乎为鲁迅叫屈一样攻击进步文艺界:“与他接近的人们,不知应该怎样爱护这样一个人,给他许多不必要的刺激和兴奋,怂恿一个需要休养的人,费很大精神,打些无谓的笔墨官司,把一个稀有的作家的生命消耗了。这是我们所万分悼惜的。

一则数百字的短评,内中竟有这么多的指责和妄论,这是正常的悼念么?萧乾见到这篇短评,感到极度愤怒。他无论如何不能想象,报纸一方面用大篇幅报道鲁迅逝世,另一方面则进行无端的攻击。他有一种自己在正面努力,而背后却被人捅了一刀的感觉。放下报纸,他马上找到社长胡霖,予以质问;并立即要求辞职。连自己喜爱的文艺版也不办了。胡霖表示对此短评并不知情,希望了解之后再做决断。愤怒的萧乾立即找到巴金,告知此事。巴金十分支持萧乾的举动,并说,辞职后不会让你饿饭,可以给文化生活出版社翻译屠格涅夫作品。

当天下午,胡霖将萧乾找去谈话。萧乾首先追问:是谁写的那篇短评?为什么攻击鲁迅先生,而且是人们正悼念的非常时期?同时更坚决地要求辞职。胡霖首先表示,短评写得不对,但是,他不愿给萧乾提供执笔者。只说短评是由凌晨看大样的人根据当日新闻临时凑的,并不是社论那样事先经过讨论研究。胡霖劝萧乾不要辞职,说那样于事无补。事情已然发生,还是先考虑一个弥补的办法。

萧乾见胡霖态度颇为诚恳,便提出,报纸应该在显著位置,刊登道歉启事,以明态度。胡霖有些为难。他认为即使可以做,也不好措辞。两人商量一阵,萧乾提出,在自己主持的文艺版上,刊登一篇不署名,即带有社论性质的悼念文章,来表达报社的态度。胡霖思考了一下,同意这样处理。

《大公报》的这则短评,不仅萧乾,连海外也有强烈反应。1115,在巴黎出版的《救国时报》上,也以此短评为对象,发表出一篇《反对对鲁迅的侮辱》的文章。文章的作者是诗人萧三。

在对鲁迅生平进行简单回顾后,萧三点出了主题:“可是《大公报》的先生们却别具心肠。他不敢不也恭维鲁迅先生几句话(虽则这种恭维,如果疾恶如仇、富有正义感的鲁迅先生地下有知,会要喷呕的)在引了两节短评文字之后,萧三说:“真气人!《大公报》的短评作者知道么?鲁迅是天才的革命文学者,同时鲁迅是锐敏严正的政论家。他那不妥协的倔强和疾恶如仇的革命精神。’(《大公报》短评的话)对于素来尤其是在他的晚年所见到的一切黑暗卑鄙恶浊的现象与人物就忍不住要说话。这正是鲁迅之辞严义正的态度和其伟大……”

在一系列的引用并反诘之后,萧三又严厉地说:“像《大公报》短评那种曲解污蔑的说法简直真是糊涂虫’(鲁迅),简直是对于鲁迅的一种侮辱!鲁迅的一生行事,他的奋斗精神,他的锐敏的眼光和智慧,早已昭揭如日之在天……他是有进步的思想与高尚的人格的,他是能引路的先觉。我们严厉地反对这种侮辱鲁迅先生的人格!由萧三这篇态度严肃的文章,我们更能理解萧乾的愤怒了。萧三文章中,不断点出名来指责《大公报》,而萧乾正是《大公报》的人员,虽然他也是那么崇敬鲁迅。但终于由于萧乾的努力,这件事有了一个相对完整的结局。19361026,萧乾主持的《大公报·文艺》版正中央,辟出一四栏高长方形的专栏。上面是一幅司徒乔画的鲁迅遗容,下面是一篇带有社论性质的悼念文章:

五四以来,万众青年所依归的鲁迅先生,竟于1019的黎明,永远地搁下了他那管劲健战斗的笔,弃我们而溘然长逝了。自有革新运动以来,我们没有过更巨重的损失,更深沉的悲哀。文字表达不出我们的惨痛!56年的苦斗生涯,如今他是躺在黄土坯下,宁谧地安息了。但我们坚信他将仍以一种更活生生更普遍的姿态永恒地存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还有不甘心作奴隶的人,就会追随他那坚实榜样,为着贫弱的中华民族搏战下去。

这篇特别用大号楷体排版的不署名文章,以沉痛而真挚的笔触,表达出人们失去鲁迅的心情。虽然没有对先前短评进行议论,但迥然而严肃的态度,又发表在同一份报纸上,那意味是清楚明显的。当然,萧乾在国内做的这些工作,远在苏联的萧三也许并不知道,但是,他却与萧乾同样,对《大公报》的短评,表达了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应取的态度。在这一点上,萧三与萧乾,是相通的。这种相通,是在热爱崇敬鲁迅的基础上,是在求中国发展进步的民族精神基础之上,所以,他们才会在相互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相与呼应,互为支持,尽管他们之间相隔着万水千山。

]]>

上一条:梁思成与正定古建筑
下一条:风范永存 后人楷模
关闭窗口
 
· 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统...
· 抗日战争时期的统一战线(193...
·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统...
· 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和第一次国...
· 九三学社西南地区早期组织的建立
· 中国民主同盟与各民主党派电...
· 林汉达:让几代人受益的教育家
· 张小曼:为了我的父亲母亲—...
· 新中国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的组建
· 宋庆龄、许德珩在新政协
· 中华人民共和国名称诞生始末
-更多-

中共陕西理工大学党委统战部 版权所有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朝阳路 邮编:723000

电话:0916-2641501  传真:0916-2212866